《爱情最高境界,是这两个字》

编辑:爱情电影网 更新:2019-05-15 阅读:


文 | 江晓白
 
在书中读到这样一个故事。
 
1934年的某一天,林徽因和丈夫梁思成起了争执,他们两相辩论,各不退让。
 
最终林徽因落败,独坐垂泪;而不肯道歉的梁思成,拂袖离去,坐火车去了上海。
 
读完之后我非常吃惊,印象中的林大美人,一辈子都是被梁思成捧在手心的,她怎么也会经历俗世夫妻之间的摩擦呢?
 
前段时间,网上接二连三爆出明星出轨的新闻。
 
大家一边看一边叹息:执子之手容易,与子偕老太难。
 
也有人发出疑问:一生只爱一人的专一,还存在吗?
 
其实,由一见钟情的心动,衍生到和谐圆满的婚姻,话题非常宏大。
 
围城之内、恋人之间,人的需求是多向度的。
 
有时候是举案齐眉的尊重,有时候是高山流水般的知心,还有时候是贫贱不移的坚定和大度宽宏的隐忍。
 
所以,纵有三头六臂,也难免会百密一疏。
 
那么,抛开心理学家、婚恋专家笔下的那些理论和铁律,爱情与婚姻的底层逻辑和最高境界,到底是什么?
 
两个字:成全。
 
01 
第一种成全,是女人成全男人
 
2018年,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一上映即成爆款,主演兼监制徐峥实力圈粉无数。
 
在此之前,徐峥导演兼主演的电影《泰囧》成绩也相当漂亮,上映一个月,票房就达到了12亿元人民币,成为中国电影史首部票房过10亿的华语电影,开创了中国电影史的新纪元。
 
从普通演员到大牌导演,徐峥的成名之路,少不了妻子陶虹的辅助。
 
表演天分很高的陶虹,结婚生子后就很少露面,一直在家相夫教子。
 

陶虹
 
比如,《泰囧》和《港囧》的拍摄,她给出了很多建设性意见;
 
并且,她还倾情出演了《泰囧》,并在《港囧》宣传期间为丈夫站台,发微博到深夜。
 
陶虹还有导演才华,早在几年前拍摄《红色》时,因为导演生病,为了不影响拍摄进度,她就现场当起了导演。
 
黄渤曾公开表示:“有时候陶虹指导的故事架构比徐峥还强。”
 
尽管能导能演,陶虹还是在才华和家庭之间,毅然选择了后者,对此有人感慨她牺牲太多。
 
但她却只说:“我从不觉得自己是在牺牲,只是在做我喜欢的事情,比如和孩子在一起,看她长大。”
 
这种“辅助”和“成全”的故事,还发生在李安和妻子林惠嘉之间。
 
两人结婚时,李安才华无处施展、名不见经传、赋闲在家,靠林嘉惠的微薄薪水度日。
 
自尊心强又极敏感的李安,曾偷偷出去学电脑找工作,林嘉惠得知后说:“学电脑的那么多,又不差你李安一个,记得你的梦想。”
 
从此李安就包揽所有家务,当了6年的“家庭煮夫”,每天负责买菜做饭带孩子,晚上和孩子们一起等待“英勇的猎人妈妈带着猎物回家”,林惠嘉则负责赚钱养家。
 
女人为一个男人,放弃自己如日中天的事业、优渥清闲的生活,或相夫教子、操持家务,或赚取钞票、供给物质,不管长期还是短暂,都是一种成全。
 
这种成全,是一份深情厚谊、深明大义在托底。
 
02 
第二种成全,是男人成全女人
 
以前人们常常说,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,都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。
 
其实,每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,也都有一个默默付出的男人。
 
比如香港女特首林郑月娥,她能一路高歌猛进,专注自己的事业,背后就离不开爱人的支持。
 
她的爱人是大学教授,算得上事业有成。但面对林郑月娥事业势头比自己强的局面,他没有像常人那样去打压或者力争超越,而是选择了甘居幕后,默默承担起照顾家庭和孩子的重任。
 
当林郑月娥去了英国,他也辞职跟随前往。
 
这种“妇”唱“夫”随的故事,《归来》、《金陵十三钗》、《芳华》的作者和编剧严歌苓也经历过。
 
严歌苓的第二次婚姻,结婚对象是一个美国人,当时中美还没有建交,她随丈夫在美国生活。
 
她热爱写作,但是当时写作收入不稳定,她又想去找一份工作。如果去工作,势必就会影响写作。
 
她的丈夫知道她最热爱的是写作,就对她说:一次只能做好一件事,你就安心写作吧,家里有我呢。
 
在丈夫的支持和成全下,严歌苓写出了很多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。



▲《芳华》里的萧穗子是比较接近严歌苓本人的小说人物
 
后来,中美建交,她的丈夫恢复了外交官的职位,带她去非洲,去很多的国家。
 
严歌苓只用全心全意地观察体验生活,安心写作,其他事情丝毫不用担心。
 
她说,没有丈夫的成全,她就没有今天的成绩。
 
除了女人成全男人,男人也是可以成全女人的。
 
能成全女人的男人,心智圆熟、处事通达,这份智慧和担当,完全构筑得起一份有深度的爱。
 
03 
男女双方相互成全
 
高晓松曾在《奇葩说》上说:
 
一段好的感情,应该是相互成全,成为最好的对方,成为一个纯良磊落诚恳的人。相爱是一生或是一段,都应该是两个自由的灵魂的事。”
 
法国就有一对男女是这种相互成全的关系。
 
让·保罗·萨特和西蒙娜·德·波伏娃是本世纪法国最伟大的思想家、哲学家和大作家,他们是超越婚姻的终生伴侣。
 
两人相识时,萨特23岁,而波伏娃21岁。
 
此后他们的一生就紧紧相连。萨特在文学、哲学、政治活动中的每一步,都有波伏娃的身影,他一直把波伏娃视为智力水准上最理想的对话者。




萨特  与波伏娃
 
他的成名作存在主义小说《恶心》和哲学巨著《存在与虚无》都是献给波伏娃的。
 
《存在与虚无》大肆张扬“人是自由的”、“自由是一个人对他的存在的选择”、“存在就是合理的”、“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”等存在主义基本观念。
 
而波伏娃的《第二性》,则以“女人不是先天生就的,女人是后天形成的”作为其女权主义的基石,目的也是为普天下女人争取命运的自由。
 
可以说,两人互为生活和事业中最亲密的伴侣和知己,用《存在与虚无》和《第二性》彼此献祭。
 
在我国,也有这样相互扶持的男女,他们是杨绛的父母。
 
杨绛的母亲叫唐须嫈,出身富贵人家,贤惠但不迂腐,温柔但有主见,平和却有智慧。
 
她嫁给杨绛的父亲杨荫杭后,凭借自己的才识和智慧,将自己的婚姻打理得非常出色。
 
杨荫杭是胡适的老师,做过政府官员,还曾经是名律师。
 
但是回到家里,他跟妻子唐须嫈,是无话不谈的知己。
 
杨荫杭除了和唐须嫈聊日常,还会拿出一些案子和她讨论,见识极高的唐须嫈,总能提出一些独到见解。
 
杨绛先生在《回忆我的父亲》中曾提到:
 
“他们谈的话真多,过去的,当前的,有关自己的,有关亲戚朋友的,可笑的,可恨的,可气的……
 
他们有时嘲笑,有时感慨,有时自我检讨,有时总结经验。两人一生中长河一般的对话,听起来好像在阅读拉布吕耶尔的《人性与世态》。”
 
美好的男女关系,应该是这样的:作为个体时,是人群中熠熠生辉的那一个,两两胶合时,能以比肩的智慧、认知来相互成就和成全。
 
04 
爱情的最高境界,是成全
 
无论是成全对方,还是双方相互成全,这都是爱情和婚姻中的最高境界。
 
相比于时间长河的无穷无尽,所谓的人生百年,何其短暂。
 
而短短一生中能相遇于广袤人间的我们,一定是有特别的缘分,更何况上天还赐予了丘比特之箭,让我们将缘分升级为依恋、缠绵、相守。
 
所以,还有什么借口,要相互伤害、掠夺、侵占、抛弃、背叛?
 

 
刘晓庆曾说:
 
“女人应是水,当你落于低处我将涌入环,抱着你给你温润和煦;当你站于高地,我便退去,让你独揽光芒。”
 
这是出让自己,成全对方的谦谦君子风貌。
 
张嘉佳说:
 
“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很简单,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,贯彻未来,数遍生命的公路牌。”
 
这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双方相互成全的浪漫。
 
爱情和婚姻,终归要有一个支撑点来立足,这个支撑点可以是柴米油盐的平淡,可以是锦瑟和鸣的情深,还可以是你陪我一段、我伴你一程的成全。
 
复旦大学教授陈果说:
 
“完整的爱情包含激情(砰然心动)、亲密(一往情深)、奉献(有始有终)。爱情等于人,但爱情的力量堪比众神。什么叫爱情,那就是相互成全对方的完整,一起实现共同的圆满。
 
爱情和婚姻中的成全和相互成全,是一种大气磅礴的滋养。